yabovip228.vom

欧洲超级联赛48小时夭折资本加持对足球比赛是摧毁还是拯救?

原创 Megan茗君 加美财经4月18日,12支欧洲豪门足球队聚在一起,宣布将脱离欧洲冠军联赛(以下简称“欧冠”),组建新的欧洲超级联赛(以下简称“欧超联赛”),并计划于未来23年为这一新联赛效力。然而,不要说23年,就在消息公布后不到48小时,野心勃勃的欧超联赛就被迫按下了暂停键,因为其12个创始俱乐部中,有一半以上改变了主意,宣布他们不会参加。

欧超联赛从官宣到“流产”之间的短短48小时,曝光了欧洲足坛各方长期积压的利益冲突,而当联赛背后的金主摩根大通浮出水面之后,华尔街的“阴影”也再次降临,引发了欧洲足坛是否终将“美国化”的讨论。

4月23日,摩根大通为其在背后支持欧洲足球超级联赛,安排数十亿美元的融资而道歉。其官方声明称:“我们显然错误判断了足球界对于欧超联赛的看法,也误判了它对未来可能产生的影响。我们会从中吸取教训的。”

本次欧超联赛的12支“创始”俱乐部包括了欧洲足坛的大部分“顶流”级存在:利物浦、阿森纳、切尔西、热刺、曼联、曼城、AC米兰、国际米兰、尤文图斯、皇马、巴塞罗那、马德里竞技。

要理解为何这12支豪门俱乐部要脱离欧冠,重组欧超联赛,就要谈到欧冠与美国大型体育联赛如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FL(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MLB(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赛制的一大区别。

欧冠的赛制是类似世界杯的小组赛和淘汰赛制,一支球队每一赛季能否有资格参赛、能打几场比赛都取决于当前或最近赛季的表现,变数也较大。而美国NBA等联赛的参赛球队是固定的,每赛季比赛都在这些球队中循环进行,无论当前赛季表现如何,各球队都能保证一定的参赛数量及曝光度。

对于小型球队来说,欧冠这样的赛制或许能够提供更多成为“黑马”的机会,但对豪门球队来说则不然。对于它们来说,在欧冠赛事中与各不知名小球队打的比赛不仅耗费精力,观看的观众也少,而在收入大量依赖门票、转播费和广告费的现代体育赛事中,观众少意味着钱挣得少。

钱,对这些因疫情而导致收入大幅下降的足球俱乐部来说,此时也变得更加重要。据德勤公布数据,去年足坛的前20大球队的收入总体下降了12%。

因此,从商业角度来说,美国式的联赛制更有利于这些知名球队赚钱。当一个联赛中出现的都是豪门俱乐部时,每场比赛的人气都能够保证,球队既不需要疲于应付和小球队的比赛,也可以从观众、转播商、广告商那赚更多钱。

这次12支豪门球队成立的欧超联赛,就是模仿了美国式的体育联赛制。根据欧超联赛的发起计划,这12个“创始”豪门俱乐部将成为该联赛的永久成员,不用担心某一赛季未获得比赛资格,也没有降级。

欧超联赛除了赛制上带来的商业利益更大,它的“金主”也更财大气粗。来自华尔街的摩根大通一出手就为欧超联赛提供了约40亿美元的贷款融资,这笔钱将由12支豪门球队瓜分,意味着每支球队一旦加入欧超联赛,就可获得3-4亿美元的报酬,而根据欧冠2019-2020赛季的奖金数据,一支球队打到冠军所得的奖金大约是1亿美元左右。

从商业利益的角度看,欧超联赛赛制对球队、赞助商、广告商、电视转播公司和观众都更友好,但是,这个商业上的“完美”计划却一经公布就遭到了欧洲足坛各方的强烈抵制。

负责举办欧冠的欧洲足联自然是利益受冲击最大的一方。欧超联赛声明一出,欧洲足联便谴责该联赛是“建立在少数俱乐部的利益基础之上”,并声明将禁止所有参加欧超联赛的球队再参与欧冠及欧洲各联赛,参与欧超联赛的球员也将不得代表国家队进行比赛。

“我不想称它们(欧超联赛创始球队)为肮脏的一打球队。欧洲足联想要发展足球……可有些人不懂。”面对12支球队的“背叛”,欧洲足联主席亚历山大·塞弗林(Aleksander Ceferin)表示愤怒和无奈。

过去这些年,豪门们一直在向欧洲足联争取在欧冠中能有更稳定的参赛资格和更多的曝光度。本周一,欧洲足联原本计划宣布它与各球队协商的欧冠新赛制:欧冠参赛队伍扩大到36支,从2024年开始,将增加各大俱乐部在欧冠中的固定比赛场数及电视曝光率。然而,这些改变对于豪门们来说并不够。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顶级俱乐部仍然希望在欧冠获得更多自动参赛资格,其中一些俱乐部还希望能够获得欧冠比赛本身的一定所有权,而目前,欧冠仅是欧洲足联一家机构的资产。

与欧洲足联的拉锯结果无法满足这些豪门球队的胃口,后者自然也干脆宣布自己组团玩了。

“多年以来,(欧超联赛的)创始俱乐部一直致力于提高现有欧洲赛事的质量和强度,尤其是创建这么一个比赛,在其中最好的俱乐部和球员能够更频繁地互相竞争。”12支球队在欧超联赛成立的联合声明中说。据欧超联赛的规划,未来参与该联赛的队伍数量将扩大到20支,其中15支为常驻球队。

如果说欧洲足联抵制欧超联赛是因为利益受损,那么球迷们抵制欧超联赛则是因为他们眼中的“足球文化”在被摧毁。

欧洲的足球迷们习惯于像欧冠那样的开放式赛制,小部分球队建立封闭圈子打联赛有背许多球迷对体育精神的认知,更像是球队纯粹对利益的追逐。

总部位于英国的足球支持者协会(Football Supporters’ Association)表示:“这个所谓的欧超联赛的动机不是加强体育精神和培养世界体育,它的动机只是愤世嫉俗的贪婪。这个联赛由那些俱乐部的亿万富翁老板发起,他们对足球传统一无所知,只是将足球视为其私有领地。“

就连英国首相约翰逊也加入抵制行列:“欧洲超级联赛计划将对足球产生破坏性的影响。我支持足联采取行动。“

蒂姆·佩顿(Tim Payton)是阿森纳球队超过35年的球迷,同时也是该俱乐部支持者信托的董事会成员,他在知道阿森纳将参加欧超联赛后表示自己下次去看阿森纳主场比赛时要身穿葬礼服,再带个花圈。

“看到有150年历史的英国足球变成美国式的特许经营模式,这让人震惊。” 佩顿说。

周一,曼联主场外举行了一次抗议,球迷们谴责曼联的老板:来自美国的格雷泽家族(Glazer family),并称曼联是“由穷人创建,但被富人偷走了”。

迫于来自足联、政客、球迷等各方压力,在欧超联赛声明发布后不到48小时,12支创始球队中的半数已宣布将退出该联赛。4月20日,欧超联赛不得不宣布将暂停运营,有人戏称:说好的一起干“革命”,兄弟们却提前退了场。

欧超联赛于上周日晚官宣,周一(4月19日),曼联股价较前一个交易日就上涨了约6%,尤文图斯的股价更是大涨约18%,这两家俱乐部都属于欧超联赛创始球队中少数的上市公司。然而,从4月19日到4月21日,即欧超联赛遭抵制到被暂停期间,曼联跌约4%,尤文图斯股价大跌约18%。

从俱乐部的股价起伏可以侧面印证,资本市场确实比较看好欧超联赛能够带来的商业利益。曼联与尤文图斯股价走势(4.16 – 4.21)。图源:WSJ

支持欧超联赛的另一大资本力量是联赛的“金主”摩根大通。摩根大通此次为欧超联赛一掷40亿美金,也是史上最大的体育界融资案例之一。据悉,摩根大通的此笔资金将先由贷款形式进行发放,期限为23年,借贷方是由欧超联赛创始俱乐部合伙成立的公司,每个俱乐部都将在这家公司中占有一定的股权份额,并获得一次性3-4亿美元的赞助。

而摩根大通也不是第一家进入欧洲足坛的华尔街力量了。早在约15年前,以美国为首的外国资本就开始进入欧洲足坛,到今天,英超20家俱乐部中只有3家由英国股东拥有大多数股权。在欧超联赛的12家创始俱乐部中,则有4家由美国股东掌握大多数股权。这些来自海外的亿万富翁们也一直是推动欧洲足球赛制变更的主要力量。

那么,难道这次摩根大通等资本方的嗅觉失灵了?他们没有想到欧超联赛的推出会遭到如此抵制,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这一点确实是本次欧超联赛成立背后的诡异之处,从摩根大通到各大俱乐部老板仿佛都没有做市场调研。当然,或许本次欧超联赛的推出本身就是对市场反应的探测仪,从资本逐利角度看,很难相信这些俱乐部及“金主”改变欧洲足球赛制的尝试会就此完全停下。

《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杰森·盖伊(Jason Gay)近期在文章中评论道:“金钱,尤其是媒体版权的金钱,能指导所有人。一个合适的俱乐部老板追求的是这样一种豪华氛围:球队不仅在比赛赢的时候赢了,它在比赛输的时候也赢了。”

在全球范围内,足球的粉丝群体比篮球、橄榄球、棒球都要大,本身为足球赛事奠定了良好的观众基础,然而,英超和欧冠的盈利能力却弱于NBA、NFL、MLB等美国运营的篮球与棒球联赛。2019年,这三大美国联赛的总收入都要高于英超和欧冠:分拆来看,就单场平均收入来说,欧冠和英超远不及NFL,就比赛场次来说,欧冠和英超也比不过NBA。各体育联赛总收入水平(疫情前最近赛季)。图源:WSJ各体育联赛单场收入水平(疫情前最近赛季)。图源:WSJ

其实,欧超联赛概念的最早提出要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只是近日才终于官宣联赛成立,而这么些年来欧洲足坛围绕着赛制、俱乐部权利、比赛收益分配的拉锯战也并不鲜见。因此,可以想见即便本次欧超联赛仓促“败走”,未来欧洲足坛也仍将面临相关的大小风浪,华尔街“阴影”或许还不会完全消退。

欧超联赛的推出,究竟将“摧毁”还是“拯救”欧洲足球,从不同角度来看,也无法下准确的定论。

“现在有很多没有人看的比赛……有人必须给我们另一种比赛形式去赚更多的钱。因为如果不能赚更多钱的化,这一切就会消亡。”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佩雷斯(Florentino Perez)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s0556.com/,意甲联赛“不仅仅是富人想要成立欧超联盟,我们这么做是为了拯救足球。”

原标题:《欧洲超级联赛48小时夭折,资本加持对足球比赛是摧毁还是拯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